谁是“一个标准”的需求者

美国考察团的报告中道:中国的小学生在上课时喜欢把手放在胸前,除非老师发问时举右手,否则不轻易改变;早晨7点钟以前,在中国的大街上见到最多的是学生,中同学生有“家庭作业”,是学校作业在家庭的延续;中国把考试分数最高的学生称为学习优秀的学生,一般会得到一张证书,其他人则没有。结论是:中国的学生是世界上最勤劳的,他们的学习成绩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同年级学生比较都是最好的。可以预测,20年后中国在科技和文化方面,必将把美国远远地甩在后面。

20年之后,“病人膏盲”的美国基础教育共培养了几十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100多位知识型的亿万富豪,而中国还没有哪一所学校培养出一名这样的人才。历年后,即便是在中国受完高中或大学教育后再到美国留学并工作奋斗不息的人,还没有表现得比美国教育培养出的学生优秀。

上述两份报告一致的预测结果未能成为现实,显示出双方在如何管理学校、如何评价学生方面的信息不完整、其中最值得所有中国教育工作者思考的是评价问题。

考察中国教育几十年的评价实践,单一标准评价教育来源于行政权力对教育的全面管控和包办,包办的范围不只是学校的管理、教学,还包括怎么评价学生、教师和学校。

 

2018-01-04T14:51:58+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