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时刻决定了我的留学经历

你的留学经历无疑会充满难忘的回忆。有些是重要的,比如跳伞或是完成你的第一座山,而另一些则是很小的,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关注,你可能甚至没有意识到它们对你有多大的影响。虽然主要的记忆给你提供了故事告诉朋友和家人,但次要的记忆是你能紧紧抓住的小东西,它们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以下是我认为定义我在新西兰留学经历的10个大大小小的时刻(没有特别的顺序)。

1。第一次见到库克山

在新泽西海岸长大,山脉从来都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当我选择在新西兰留学时,我知道这会改变。当我第一次看到库克山时,我完全被吓到了。我只想坐下来尽可能长时间地凝视这座不可思议的山。

2。完成我的前半程马拉松

我一直喜欢保持身材,但尽管我的腿很瘦,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跑步者。我会跑一两英里,但我从来没有跑过超过4英里。但在国外的时候,我和另一个留学生住在一起,她非常喜欢参加多场半程马拉松,甚至在腰带下跑完全程马拉松。她提出了参加6月初举行的克赖斯特彻奇半程马拉松训练的想法,我决定和她签约来测试我的身体。我没能在任何破纪录的时间里跑完,但经过大约三个月的常规跑后,我以全速冲刺的方式跨过了终点线。我又痛又累,但我为自己和我的身体所能做的感到骄傲。

3。那次我徒步旅行

一个美丽的周末,我发现自己没有计划,一间空荡荡的公寓。为了抓住这一天,我跳上公共汽车,朝着萨姆纳走去,目的是解决当地的一条小路。带着包里的午餐和手机上的地图截图(离开公寓后就再也没有无线上网的机会了),我徒步穿过山丘区,俯瞰大海,漫步在声名狼藉的冲浪海滩上,泰勒犯了错误,最终发现了神圣的头部轨迹。虔诚的头是一条蜿蜒的小路,蜿蜒在起伏的、长满青草的山丘和悬崖之间,这些山丘和悬崖一直延伸到蔚蓝的大海。我在悬崖边找了一个座位,把午饭吃得跟海浪拍岸一样。太阳在我的背上,我被不可思议的自然美景包围着,我在自己的宁静中感到如此的平静。

4。和德国人一起吃土豆

我姐姐来拜访时,我们去了凯库拉,在镇上的一家小旅馆过夜。在我们入住的第一天晚上,旅馆的主人举办了一个“土豆之夜”,邀请所有客人在烤土豆自助餐上用餐,并可选择捐赠。三张长长的桌子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家组合在一起(尽管其中大多数来自德国)。我们分享了我们的旅行故事,比较了不同的文化,在一场纸牌游戏中以笑声结束了夜晚。我总是心胸开阔,认为世界各地的人比我们通常认为的更相似,但当我环顾房间时,这种想法就凝固了,在一个通常相距如此之远的房间里,我看不到任何距离。

5。看到弗朗兹·约瑟夫和福克斯冰川(或缺少)

作为一名环境工程专业的学生,我非常清楚气候变化对地球的影响。当我参观福克斯和弗兰兹约瑟夫冰川时,我的心为它们在最近的历史上后退了多远而伤心。很难让自己相信,它们真的曾经那么大,让我更加感激在那一刻出现在那里,在它们永远消失之前看到它们。

6。意识到我想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做什么

我在国外最喜欢的课程是关于南极洲的,由七位不同的教授教授教授,他们要么是现在的教授,要么是以前在寒冷的大陆上进行过研究。从工程学到冰川学,每个教授都教授不同的课程。在教授大气科学的Katja Riedel教授的一次演讲中,我们了解了冰芯,以及科学家们是如何提取困在冰中的空气并分析其碳含量的。通过这样做,他们能够绘制出几十万年来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水平图。了解到这一点,我真的大吃一惊,我意识到我想把我未来的职业生涯集中在气候变化上,这样我就能参与到这样不可思议的努力中来。

7。当我(字面上)被晚餐噎住时

我在坎特伯雷大学参加了一个名为“友谊行动”的国际学生俱乐部。每个月,我和其他几个国际学生都会被从校园接回家,带到一个当地家庭,在那里我们会见到他们的亲戚和朋友们,享受晚餐、甜点、游戏和精彩的对话。这些人热情好客,积极向上,让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是我的家。我能参加的最后一次晚餐是国际主题的,我们被鼓励从我们自己的国家带来食物。当我在自助餐周围走来走去,和主人一起享用我的各式大餐时,我发现自己简直被大餐噎住了。我的猕猴桃主人立刻来救我,安慰我,并向我保证一切都很好。从那以后,有一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那就是有人向我道歉,“别担心,你是一家人!“虽然这段经历我不想重复,但它证实了我所建立的关系的诚意。

8。那天下午我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克赖斯特彻奇

一个美丽的秋天,我抓起一本书骑着自行车进城。我在Re:Start购物中心的一家商店买了一杯冰沙,然后走到雅芳河沿岸植物园的长凳上。我把自行车停好,很舒服,翻阅着小说的每一页,偶尔抬头欣赏周围的环境,向沿河漂流的人们挥手问好。我很满足,觉得自己在这个国家真的很自在。

9。我说再见的那天

我在新西兰的时光和我所经历过的任何事情都不一样。我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网站,遇到了令人难忘的人,并拥抱了猕猴桃文化。最重要的是,我了解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我真的感觉到新西兰在让我成为今天的我上留下了印记。说再见是非常困难的,但同时我离开这个国家的信心,我会回来。也许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新西兰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地方,它一直在召唤我到今天。

2019-09-11T15:31:37+01:00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