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学的孕育和初步确立

现代教学的开端是以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的出现为标志的。正如N·M·布特勒所说:“夸美纽斯……在初等和中等教育领域中引来和支配着整个现代化运动。他与我们现在的教学的关系,类似于哥白尼、牛顿与现代科学的关系以及培根、笛卡尔与现代哲学的关系。”也就是说,17世纪中期,由于夸美纽斯的贡献。教学活动已开始了现代化进程——教学具有了现代数学的质的规定性。但是,这种新质的形成,是由量的不断积累而获得的。因此,要认识现代教学,首先须考察中世纪教学是如何转化为现代教学的。我们体会,这种转化,其内在原因是中世纪教育的落后,转化的方式是文艺复兴运动的人文主义教育和新教改革的平民教育对中世纪教育的反抗和改造。

中世纪的教育是落后的。宗教教会掌握着教育大权,教育成为宗教的防腐,“僧侣们获得了知识教育的垄断地位,因而教育本身也渗透了神学的性质”。教育只为僧侣阶层和贵族开办,教育内容非常狭窄,主要是宗教教义、拉丁文法或“骑士七艺”。教学方法、形式很落后,采用机械诵记、强制灌输的方法教学。学生必须绝对服从老师,不许怀疑和积极思维,纪律十分严酷,盛行体罚。教学少慢差费,质量和效率都较低。对这种落后的教学状况,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教育家曾给予深刻的揭露和批判。拉伯雷指出:神学教学只使小孩“变得呆头笨脑,失魂落魄,目滞神昏,口嚅舌钝”。

2016-04-08T12:56:42+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