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的「减负」

新中国建立后,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影响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问题,一直受到党和政府尤其是毛泽东主席的关注。1950年6月、1951年1月他两次亲笔写信给教育部长马叙伦,要求各学校注意学生的健康问题。1953年6月30日,毛泽东在接见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时,提出“要使青年身体奸、学习好、工作好”的三好要求,并指出青年时期是长身体的时期,他们学习和工作的负担都不能过重,现在初中学生上课时间多了一些,可以适当减少。一方面学习,一方面娱乐、休息、睡眠,这两方面要充分兼顾。1957年毛泽东谈到教育方针时特别强调要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就是要从根本上扭转学生课业负极过重、影响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问题。

1964年2月13日存人民大会堂召开教育工作座谈会(即后来所说的春节座谈会),毛泽东在座谈会上说:“教育的方针路线是正确的,但方法不对,我看教育要改变,现在这样不行。”并批评了学校课程多,使中小学生及大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课程多,压得太重是很摧残人的。”毛泽东指出:“我看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学生要有娱乐、游泳、打球、课外自由阅读的时间。现在的考试方法是用对付敌人的方法,实行突然袭击。题目出的很古怪,使学生难以捉摸,还是考八股文章的办法,这种做法摧残人才,摧残青年,我很不赞成,要完全改变。”如何政?毛泽东的意见是考试题日要公开,出二十个题,学生能答出十个题,有创见,可以打一百分,平平淡淡,没有创见的,二十题都答对了,给五十分、六十分。书要读,读了要消化,不要成为书呆子、教条主义者。同年3月10口,毛泽东对北京铁路二中校长魏连生的来信“关于减轻中学生负担问题的意见”作了《批示》(即后来所说州三·一0批示》)。

2016-01-08T11:44:49+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