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表现范围来说,有广狭大小之别

某一阶级的作家,固然主要是表现所属阶级的阶级性,但是,也可能集中表现为这一阶级的某一阶层或某一政治集团的利益愿望;而当一个阶级作为革命阶级起来反对原存统治阶级时,它的文学的阶级性也可能超出本阶级的范围,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所有当时被压迫阶级的情绪和要求。就前一种情况而言,如我国唐代作家、诗人柳宗元、刘高锡的诗文,其阶级性主要体现为庶族地主阶级的愿望,反映统治阶级中改革集团的要求,因而多有抨击当胡权贵、门阀大族之作。例如柳宗元的《永州其氏之鼠》,就以辛辣的笔调尖锐地讽刺了统治阶级中“饱食终日”、“贪得无厌”的人物。又如晋代诗人阮籍和戴康诗文中的那种反抗情绪和不满态度,显然代表了统治阶级中较为正直的‘士’,即知识分子的心理意识,它与代表世族大地主利益的司马氏政权的要求不相一致。就后一种情况而台,处于新兴的封建阶级反抗奴隶主阶级、资产阶级反抗封建统治阶级的历史转变时期,它们各自对原有统治阶级的批判、斗争和反抗,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当时所有被统治阶级的某些愿望和要求。表现在文学上,其阶级性的涵盖面则比较宽泛。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和启蒙运动时期的文学和艺术就属这种情况。其中所表现的反封建、反神权、耍自由、耍平等的思想,固然强烈体现了资产阶级发展资本主义的要求,但也反映了其他阶级反抗封建统治的情绪和愿望。

2016-09-02T09:23:02+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