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普遍一般性与形象的具体特殊性之间的矛盾与解决

黑格尔曾经指出:“诗人所给的不是事物本身而只是名词,只是字,在字里个别的东西就变成厂一种有普遍性的东西,因为字是从概念产生的,所以字就已带有普遍性。”因此他认为:“我们把我们所意谓的—个感性存在用语言说出来是完全不可能的。”语言是普遍一般的,形象是具体特殊的,这是语言与形象之间的第一个矛盾。

但是,普遍一般只是语言特性中主导的一面.在这一面的下面,语言还有具体持殊的一面。因为语言既是生活的凝集,在取得、保持抽象的共义的同时.它仍然要与个别具体的事物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另一方面,人们既然是从生活中学习语言,在理解语言的时候也总是会将它与感性的生活联系起来。不过,语言虽然有具体特殊的一面,但在一般语言中,这一面还是次要的,比较模糊、混钝的。文学语言的一个重要任务或者说特点就是要把这比较次要、模糊的,具体、特殊的一面放大、突出出来,使它变得清晰、具体、明确。其主要途径是语词的系列组合,可以称为语词序列。

它可以把不同的话问的具体特殊的一面加以叠加、放大,从而使具体特殊的一面在整个组合中突出出来.成为主导的一面。这是其一。其二,它可以通过语词间的互相限制,使语言唤起的具象的泛指性逐渐缩小,最后导致明确、清晰的具象的形成。比如,一所、小巧玲斑、七成新、红墙、绿瓦、古典式、房子,这几个词,每个词都有具体特殊的一面,但还不够突出,还比较模糊。如果把它们组合成“一所小巧玲戏的七成新的红墙绿瓦的古典式的房子”,情况就大不一样了。第一,整个组合都指向一个明确的具象,词语的具体特殊的一面占据了主导地位。第二,整个组合中的词互相限制、补充,使每个词的具体特殊的一面的泛指性都大大地减少,变得更加清晰明确。

2016-09-15T10:05:54+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