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渡与照应

过渡,是指段落与段落或层次与层次之间衔接和转换的形式,它起到承上启下、穿针引线的作用,使文章的内容连接得更紧密,结构更严谨;照应,是指文彦前后内容上的关照与呼应,它不但使文章的文脉贷通,还能强化文章的重点部位,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是文章的内容转换时,需要使用过渡。

在议论文中,常常表现在某个逻辑段与另一个逻辑段的衔接上,特别是文章从总到分,或从分到总的转换上。如毛泽东的《反对党八股》一文,在总述了党八股产生的历史根源之后,由总入分,要分述党八股的表现时这样过渡:“现在来分析一下党八股的坏处在

什么地方。我们也仿照八股文章的笔法来一个‘八股’,以毒攻毒,就叫做八大罪状吧。”在详细分析了党八股的具体表现后,文章又从分到总转换:“上面这八条,就是我们申讨党八股的檄文。”这佯的衔接,既使文帘层次之间有明显的区别,又使上下文之间的勾连很紧密。

在记叙文小,内容转换的表现形态更复杂一些。如时空的转换、所叙事件的改变或人物的变换,都需要使用过渡的手段来衔接。例如沈从文的短篇小说《萧萧》,一开始介绍普通乡下女孩子做新娘的情景:“…这些事想起来,当然有些害怕,所以照例觉得要哭哭,就义了。”接下来,小说要转到对主人公萧萧的描写上,就用了这样一句话过渡:“也布做媳妇不哭的人。萧萧做媳妇就不哭。”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讲完了志愿军战士一个对敌作战的英勇故事后,写道:“我们的战士对敌人这样狠,丽对朝鲜人民却是那样仁义,充满国际主义精神。”很自然地过汉到另一个志愿军战士抢救朝鲜和平居民的故率中去。

2015-11-24T16:09:00+00:00 By |新闻|